“我不同意”来自美国得州奥斯汀的反堕胎法|眼光

“在得州,每多一小时容许堕胎,都是一场胜利。”从“堕胎法案”被推翻的那天起,美国先后有13个州响应该裁决,全美近70个城市正在进行或准备进行反对抗议的活动,不分年龄和性别的民众们纷纷走上街头为女性发声。作者刘文用镜头纪录下了美国得州奥斯汀当地时间6月24日正在进行的一场活动。

当地时间6月24日上午,美国的最高法院就密西西比州15周堕胎禁令发表裁决,多数意见中推翻了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中赋予美国公民的堕胎权利,将监督并管理堕胎的权利下放到各州政府部门。得克萨斯州有用触发法,这意味着随着罗伊法案被推翻,堕胎将在得州成为非法。而得州对于堕胎的处罚——无论是接受堕胎手术的女性,还是施行堕胎手术的医生——的严格程度在美国五十个州中数一数二,最严重的可能被定性为一级重罪,面临终身监禁。

裁决发布几个小时之后,位于得克达斯州的倡导堕胎权利的组织 Rise up 4 abortion rights 在其官方 instagram 号(tx4abortion)号召大家于下午五点在联邦法院广场门口集合,进行抗议。组织号召大家携带绿色三角巾或者横幅等进行抗议,这个想法来自于从阿根廷开始的“绿色浪潮”(marea verde)。2020年12月30日,数万名阿根廷女性戴着绿色三角巾,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国会广场门前守候,最后他们等来了国会以多数票通过立法保护堕胎权的决定。2021年和2022年,“绿色浪潮”刮到了墨西哥和哥伦比亚,这两个国家相继实现了堕胎合法化。而得克萨斯州的女性决定把这股“绿色浪潮”继续刮下去。

当天下午,在39度的高温下,成千上万的民众聚集在联邦法院广场,带头的是举着绿色写有“按需堕胎,无需道歉/Abortion On Demand $ Without Apology”字样横幅的 Rise up 4 abortion rights 的倡导者,后面跟着的除了直接被堕胎法案影响的年轻育龄女性之外,还有许多男性和老人。

许多人都举着自己制造的标语牌,其中最显眼的是画有已故自由派官金斯伯格半身像的大型标语牌,金色伯格是为美国女性争取权利的代表人物,也是许多仍在斗争的女权主义者的偶像。还有许多人的标语上写着金斯伯格的名言“我不同意”。她因为常常在法庭上直言“我不同意”而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为“声名狼藉的RBG”。但是,现在有更多的人站出来,对最高法院的决定说“我不同意”。亦有许多人举着“我们不会回到过去”的标语,意为不会将49年前辛苦争取来的权利拱手让出。

时,在女性高呼“我的身体我来选择/my body my choice”口号后,男性会高呼“她的身体她来选择/her body her choice”表示支持。

队伍从联邦法院广场步行到不远处的州政府所在地,而因为州政府所在地前的广场封闭,队伍不能近前。大家平和地抗议之后,又返回到联邦法院广场。队伍前进时,马路两边的车都停下来鸣笛和欢呼致意,马路两旁办公室和停车场里的工作人员也都站在门口鼓掌。

奥斯汀于6月25日和6月26日相继再次举行,抗议推翻罗伊法案。足以看出普通市民对于此决定的反对程度。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